小犼

李怼怼&小甜心

注意⚠️花吐症
双向暗恋
清水向
李怼怼第一人称
小甜饼是他们的
ooc我的
(前排给神助攻速8小哥打call)
可以吗?那就开始吧!
▽▽▽

不知道是因为被不标致的动作气得不行,还是被喉咙冒花的怪病困扰着。
今天的心情格外的不爽。
骂了骂面前的孩子们。一个个被晒得黢黑的脸上露出紧张兮兮的样子,小眼睛时不时瞥着自己。
看到这样的憋屈表情,觉得这是目前为止唯一能让人放松的欢乐源泉。

雨越下越大,今天的练习也算是泡汤了。
大风把雨水堪堪吹进了门厅,冷冷的。喉咙上的不适在这个时候又漫了上来。
看他披着自己的外套来了,直到布料的质感出现在手前,才悻悻然收回了中心为他的目光。
他也已经察觉了自己的异样,但愿他以为只是受了凉好了。
(他又撑起了一把伞,被大风吹得反了过来,在雨里慌忙的背影真是让人觉得可爱。
只是那把伞不是为自己撑的,有些令
人不是滋味。)

怔神间撑着伞走到了目的地。
刚收了伞就看到他刘海上挂着雨水簌簌落下,一副想追上有难赶上自己步伐的样子(腿短),像一只失落的小狗(小野居)。心里满怀歉意,但尴尬的说不出口。
看他趴在凳子上用小学生字体(敲黑板,萌点)填写表格,一不留神没忍住就用纸卷轻敲了他的脑袋。
嘛,就当是对刚刚他没有给自己打伞的小小报复吧。

到了小孩们要回宿舍的时候,坐在一旁听着他千篇一律的训话。
在解散之前,他问小孩借了阿莫西林。
小孩们住的地方比较高。
“你上去吧。”听到的是自己不正常的嗓音
他应下了,跟那群小女生聊起来。
啊,他是天使吗……(不,他是你的小甜心)
对他的爱不断增长,冲在喉咙引起一阵咳嗽。藏掖起新鲜的带血花瓣,慌张地抬头,看见说不出情绪的背影,心头一丝落寂,却又长吁了一口气。

阿莫西林没有起到任何作用。
运动了一个早晨,已经差不多浸湿了整件外套,喉咙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,头脑也烧得昏昏沉沉。
直到时间已经是下午。
仍然是一边运动一边看着他,看他和那群满脸八卦(和姨母笑)的女生聊得开心,还偏头避开一些问题。
为了不让他担心,从速8哪里了解到了自己的病情。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真是让人摸不清头脑。
自己吐花的毛病,是因为暗恋他,郁结成疾。算了算得病的时间,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。要命的是唯一的解法就是亲吻自己所暗恋的人。
也许一吻之后,两人之间的兄弟情会不复存在,但是能一直远远的看着他也好了。

决定在今晚的联欢会上付诸行动。
他坐在自己旁边,眼睛跟着舞台上的焰火一闪一闪的。
突然他站起来朝暗处走去。
见他好一会没有回来,感觉自己的座位上扎满了钉子,也朝着那个方向摸了过去。
他站在树间,嘴边一点红光明明灭灭,转过头,眼里的惊诧渐渐消失。
“你生病了,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下好了,来吧。”
他熄了烟,敞开怀抱,别过头,好像有点不好意思。
身体好像就这样被吸引过去,唇也不自觉的贴了上去。
直到喉咙里涌起花瓣,才把自己惊醒,慌也似的就跑回去了。
坐在座位上,看着他悠悠晃了回来。
正巧面前响起了让教官表演的声潮。想要跟他开个玩笑,试探试探。见他轻轻拍开自己乱来的手,就像以前一样。
真是像梦一样,要不是喉咙那里少了些梗噎的难受感觉。

终于送走了那群小屁孩。
自从上午的结营结束后就没见过他。
虽然双方之间的感情没有什么更深的进展,但是也没有破裂。这已经很好了。
这样想着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满脸惊讶地看着他回头看到自己,匆匆走过自己出了门。
走近了发现两片放在床头的不同花瓣。
诶呀,都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的笑容有多么灿烂。
End